天气情况:  
  • 设为首页
  • |
  • 加入收藏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园地

    浅谈博物馆图书情报“一体化”构想

    时间:2017-09-26 09:07:06来源:

      谭 莹



      【提 要】本文讨论构建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一体化”体制的必要性,从博物馆图书信息人员素质、科学采编及现代化建设等方面,探索如何为广西博物馆文献研究提供高质量服务,实现本馆图书情报“一体化”的思路和途径。


      【关键词】 博物馆 图书情报一体化


      【作 者】谭 莹 广西博物馆助理工程师 南宁 530022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科技进步,我们已进入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博物馆人在获取信息过程中对图书信息资料的依赖性却越来越大,“知识是积累性的,人类历史上每一次突破性的重大发现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前人研究成果的继续延伸。”信息资料对于博物馆科研来说是极其重要的。现今的博物馆研究,只有“登高”才能“远望”,从博物馆学科专业发展的角度、多阅读专业领域的图书资料,才能以全局的视野来观察和理解专业领域的最新进展。这决定了文博系统的文献研究专业性极强,读者稳定且文化素质高,对图书资料不仅需求量大,而且要求高。图书资料部门如何更快更好地提供具有准确性、完备性、权威性的文献资料供他们使用,对于我们文博信息资料部工作来说,也是一项新课题、新挑战。   

    一、构建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一体化”,是尊重历史、顺应时代的需求。  

      
        (一)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一体化”的概念   


      所谓文博图书情报“一体化” ,是依据博物馆对图书文献信息情报工作的实际需要,把博物馆文献工作和博物馆情报工作有机地结合起来,熔为一体;而不是两者彼此分立,互不干扰。 博物馆的图书与情报工作若各自为政的纵向伸展,缺乏横向联系,将束缚了馆内信息事业的协同发展,不能适应未来的需要,造成了图书、情报资源的浪费,不利于资源共享和共同开发,朝信息一体化的方向演变将成为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发展的必然趋势。

      
       (二)图书与情报本源于一体  

      
        现存最早的文献可追溯至商代的甲骨古文献,之后又出现了青铜铭文、简牍、金石文、缣帛等,以及之后的线装古籍和我们今天所看到最多的纸质文献即为“图书”。图书文献是博物馆保存记忆与知识发展中我们认识过去、研究当今未来不可或缺的依据和载体。而情报,来源于人类社会实践,具有知识性、传递性、效用性。为了解决情报资料激增给博物馆决策和研究人员有效服务的问题,情报工作逐步从一般文献工作阶段进入了侧重与社会科学进步、文博事业发展相结合的情报分析研究阶段。但其始终是建立在文献工作基础上的,从来没有脱离过这个基础,离开了图书文献,情报必将成为“无米之炊”。从博物馆范畴来看,文博情报职能实际早已成为博物馆图书信息的重要职能之一。图书、情报本源于一体,图书文献是博物馆研究情报最基本和最可靠的来源,所以又称做“研究情报源”。 而著名的苏联现代情报学家米哈依诺夫也曾提出,所谓“情报学”原来就叫做“文献学”。现今的博物馆藏图书文献与博物馆研究工作情报信息之间,也为一种极其密切的关系。如馆藏的众多文物考古工作通讯、史学情报图书资料,其内容的本质就属于博物馆工作情报范畴。  

      
        (三)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面临着“一体化”发展的时代要求

      
        图书情报“一体化”的道路已为越来越多的同行所接受,但是还必须上升到理论上进行更进一步的深化研究,即从理论上进行全面而系统的论证,这应该作为当前促进博物馆系统中关于珍贵文献保存研究,以及博物馆文物考古图书情报工作改革和发展的议题之一。

      
        对于现今的经济社会政治生态环境,博物馆毫无疑问是世界遗产跨代的守卫者,并且以其广博的信息,构建连接着延绵不断历史的纽带。而博物馆文献图书资料作为记录和传播文博知识与情报的工具,其发展也呈现出数量急剧增长、老化日益加快、学科交叉渗透、内容重复、出版日趋分散、形式复杂多样等等一系列新的情况和特点。因此,博物馆科研人员也越来越难在科研中解决自身的资料需求,更多博物馆专家希望图书信息服务人员能够提供除了一般借阅以外,有进一步的博物馆系列研究的专业文献情报服务,为他们排忧解难,使他们能尽快获取文献,集中精力去进行科研课题的研究。

      
        目前本博物馆的历史文物考古文献资料中,自身具有局限性,具有历史性和阶段性的不全面和分散性,或者系列丛书资料的不齐全的特点。这对科研人员增加了困难,而且也使我们的图书文献工作比过去何任时候都更难做到搜集齐全、加工迅速、检索准确、使用方便。因此,不论是从博物馆图书文献信息的发展形势,还是从科研人员的更高服务要求,都迫使专业的博物馆图书工作者必须走图书情报“一体化”道路,否则就难于适应形势的要求。  



        二、 构建博物馆图书情报“一体化”的要求和做法。

      
        笔者认为,在新形势下,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来讨论提高博物馆文献研究服务质量,构建博物馆图书情报“一体化”的问题。  

      
       (一)培养博物馆图书情报传播主体的知识多元化。  

      
        博物馆馆图书工作者作为博物馆图书情报的管理和传播主体,须做到业务熟练,且自身知识的储备和运用紧跟时代需求,形成多元化发展。日常业务要对图书资料收集得全面、准确而不杂乱,分编得迅速而精确,提供得及时而系统,具备有一定层次的专业知识和熟练的技能。如广西博物馆研究工作有很多是关于广西文物考古发现、文物修复保护技术、文物鉴定鉴赏、博物馆建设、地区历史、地方民族民俗史学、东南亚文博信息交流等方面的研究;馆内编辑委员会还定期编辑出版广西博物馆要览、年刊、馆际交流成果、具体各陈列展览介绍,以及广西博物馆各类文集等,研究方面还涉及研究古籍保护技术,利用各类历史文献研究发展科研课题等。读者的需求方向从各种文物出土研究报告到《博物馆管理百科》等博物馆学理论,从《文物的鉴定与研究》的相关定级鉴定标准书目到《文物保护与修复的问题》的相关保护修复技术书目,从《广西世居民族文化》的民族系列到各类史论文集,从东南亚汉语互译工具书到早期的各类历史刊物……涉猎资料书目品种门类众多,专业深度甚高,这就要求为其服务的图书资料工作人员,不仅具备图书资料专业知识,更要掌握与服务对象相关的非图书馆专业的知识,如博物馆学、历史学、文物保护与考古、民族民俗史学、社会学、现代发展科学技术等等知识。例前日,本馆保管部需要“造像”类文物鉴定资料,这就要求图书情报工作者必须知晓基本的造像艺术、宗教艺术常识,知其与神像佛像的联系,了解读者需求的造像研究关乎朝代亦或是材质方面信息做出收集和搜索,熟悉《中图法》,锁定历史大类-古物鉴定的下分即K854.2,或是历史类—古代雕塑—美术考古—雕刻器分类号K879.3,从中检索查找馆藏相关书籍,快速有效地服务读者;近月以来,本馆陈列部对《东南文化》的咨询查找借阅相关研究频繁,这就提醒图书情报工作者及时获取需求情报,收集相关图书情报,明确该类书的历史分类调架的状态,整理架上下的有关东南文化的期刊,加快该类书籍期刊的编目数据的完善,便于馆内相关研究的开展。可见,作为图书情报管理人员必须熟悉相关学科的基本知识结构和各部分之间的内在联系,了解博物馆学科的发展动向和最新研究成果,使得馆内图书文献服务工作进一步“情报化”。只有广泛涉猎相应学科的知识,才能把实际工作放在更为深广的学术背景下,才能全面理解实际工作内容的价值和意义,有效发挥图书情报传播主体的作用,适应博物馆信息图书服务向纵深发展的需要。  


       (二)、确保博物馆图书信息采编的规范化、科学化,防止情报老化。  

      
        广西博物馆图书从采购到进入流通系统为读者所利用,都要经过书目数据制作(验收、打包、分类、查重、著录、录入、审查、生成等)和加工(贴条形码、盖馆藏章、贴书标、过膜等)。本馆信息资料室每年购书量较大,订购的书目针对性专业性强,有小众化稀缺的特点,货源分散。由于博物馆的专业性资料需求量不断增大,为满足读者的需要,图书馆的年购书量也在递增。并且为达到博物馆评估标准,有时候不得不在短时间内集中收集图书信息情报、大规模购书、整架、清理过刊、回溯建库、数字化编目,以及定时更新信息部的网络信息等,编目工作压力与时俱增。

      
        对于走图书情报“一体化”道路而言,图书资料的情报收集、采访工作是提供高质量服务的基础,它对于博物馆藏书结构能否适应馆内各种专业研究的需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要通过各种途径加强图书资料信息的收集工作,提高藏书质量,形成适合博物馆专业研究特点的藏书体系。首先要了解、熟悉博物馆正在进行的相关研究的内容及其需要,还应了解博物馆未来研究的计划及发展方向,甚至要具体到每个研究部门的课题及其对图书资料的要求。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使信息情报收集工作处于主动地位。  

      
         采访要多调查听取馆内各部门的意见和需求,有针对性的采购书刊。注意所采访文献书刊的实用性、地域性、历史性,真正做到科学情报指导合理购书。把握全馆藏书的专业针对性、以及借阅书采集的比例。同时要注意采访书刊的完整性,保持连续出版物、多卷书以及工具书的连续性。目前我们通过订阅关注《新华书目报·社科新书目》、《新华书目报·科技新书目》等报刊,便于迅速掌握国内外最新出版信息,加快采访速度,及时搜集图书。 博物馆图书资料的编目工作是图书情报“一体化”的基本构成。图书目录是图书资料库的缩影,是揭示图书资料的主要工具。如果图书目录不标准、不健全等,就会影响到揭示文献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不能满足读者检索图书资料信息的要求。从2010年起,广西博物馆图书资料室启用了华夏系统,实行了编目计算机化和著录格式MARC化,可以录入生成基本标准的MARC书目数据。但是目前的这个系统,只能运用关键字为目录索引,对文献内容的揭示非常有限。图书资料部应有更科学完整先进的编目体系,针对文献研究的特点,编制各种健全的专题目录、索引等。图书编目往往加工周期长,会降低文献利用价值,采用计算机编目,加快了编目速度。但数量巨大的图书经过编目和加工后,到进人流通系统为读者所利用,必然要经过较长一段时间,容易造成图书滞留。图书中的知识情报信息都具有一定的时效性,随着新信息不断涌现,原来的信息渐渐失去价值,也就是情报老化,特别是最新的考古文物发掘报告,以及最新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类图书,其时效性强,情报老化速度快。尽管本部门采取了最高效的编目分工,而且规定了工作定额,但还是无法避免图书滞留现象,一定性质上降低了文献信息的利用价值。这是滞缓图书情报“一体化”进程的巨大阻力,需要我们不断的加快效率,寻找更利于图书情报保值保新的手段。或许等到真正走入社会化成熟的联机编目和电子出版数据套录后,时效性上的图书情报“一体化”才可能达到。但就目前条件而言,作为博物馆采编人员,有责任通过规范化、科学化的严格要求来确保编目工作的优质高效,并以专业的精神、严谨的态度开展图书编目工作,为博物馆读者提供标准、规范、尽量详尽的MARC编目数据。应从博物馆图书资料工作的发展前景出发,为实现全面的电子计算机检索,未来与全国计算机联网检索,实现图书资料资源共享做好准备。这也是未来图书信息数据社会化、图书情报“一体化”必要的前提条件。


        (三)、加快博物馆图书情报信息化更新

      
        信息更新是为博物馆相关研究是实现图书情报“一体化”的重要步骤。新形势下,新书刊信息内容的网上发布应成为发展的重点,使信息更新成为图书资料部门的特色和另一个开放窗口。首先,要从购进的大量图书资料中选择有特殊价值的文献集中整理。博物馆研究的学科门类较多,特色的藏书分散,一些内容交叉重复。因此,经过各种不同途径和方法收集来的图书资料,很多不能直接为研究者所用,必须经过一番筛选和整理。选择是一般做信息推介的共同原则,图书资料的选择应依照适用性和特色性相结合的原则。所谓适用性,即要选取高质量的符合博物馆科学研究的切题资料,并对博物馆研究有重要参考价值的相关文献,做整理和推介;所谓特色性,要明确一部分馆藏图书的精品性独特性,对馆内研究具有相关代表性,利于馆内外宣传及研究参考使用。把图书资料整理为切题资料、相关资料和参考资料几类。切题资料即有关博物馆研究主题的资料;相关资料即相邻学科研究中涉及主题内容的资料;参考资料即主题研究中必须参考的资料,分门别类地进行提取目录信息,编写文摘等,定期更新书目发布网络,或者开辟专门阅览室一处集中存放或展示,方便编研人员查阅以及读者浏览借阅。信息传播者应以更加主动的姿态及时满足博物馆读者对最新文献信息资料的需求。例如本馆具有一系列独有特色且颇有价值的太平天国研究史料,如遇馆内有计划开展相关研究之时,信息资料部应及时收集整理出相关馆藏资料,对馆藏的《天国史鉴》《太平天国战纪:外十一种》《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档案史》《影印太平天国文献十二种》《太平天国稀见史料三种》等多种文献进行分类加工,提炼目录摘要,及时发布网络,使馆内网络图书情报信息服务更加快捷、强烈、深刻、细腻、入目。  


       (四)、加强软、硬件的建设,促进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系统化、现代化


      随着科研和出版事业的发展,图书资料的种类和数量急剧增长,使图书资料系统的规模越来越大,这无疑使图书资料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大大增加。以前信息部用卡片检索的方式完全处于手工操作阶段。就收集、查阅图书资料所用的时间而言,在过去,一个博物馆科研工作者仅为了搜集、查阅图书资料的时间,用卡片等传统索引查找方式差不多就占去他们全部工作时间的百分之八十。一本资料也许查了很长时间也未必有结果,但是现在用计算机检索,仅几分钟就解决了问题。所以,图书资料工作必须以电子计算机等现代化技术代替传统的手工操作方式。

      
        目前,现代化技术促进了图书信息管理的科学标准化,提高了专业信息部门的服务质量和服务层次,增加了图书的服务模式与种类。为更好满足读者需求,一要抓好图书馆多功能现代化建设,使服务手段现代化,节约读者时间,缩短读者与图书资料之间的距离,加强现代化技术手段的装备,提高检索图书资料的效率,加速图书资料的流通。二要抓好图书馆技术队伍建设。电子计算机的应用,是一个带全局性的改革,要强化现代化意识,加强培训,尽全面掌握运用电子计算机从事多功能、现代化建设工作的能力。三要加强图书情报信息的开放工作,开展对博物馆科研有关的学术服务和专题研究服务的工作,更好地满足读者需求。积极趋向图书信息的计算机联网,资源共享。设法引进新的图书信息交流载体和技术手段,如电子报纸书刊数据库、电子影像媒资库等全程服务博物馆展览、会议、科研等,加强搞好馆内的科学化、标准化、规范化图书资料信息的工作。包括目录整理、藏书剔除、著录标准化等。只有基础工作做好了,才能逐步走向博物馆图书情报“一体化”的道路。  



        三、结语:   


      毋庸置疑,当代信息技术正在改变着博物馆图书信息部门的面貌,其部门职能、工作方式、服务手段、馆藏文献结构模式、业务分工以及组织形态等进行着相应的变革。图书情报一体化是本博物馆图书信息部门无法逃避的未来管理发展形态,也为本馆实现馆学知识服务模式的转变,信息管理模式的突破,学术资料情报交互共享模式的建立、知识信息的动态更新等业务需求提供了新思路和解决方案。

      
        笔者认为,走博物馆图书情报一体化道路须加强博物馆图书情报工作者知识多元化、采编业务科学规范化,以及加快信息化现代化建设等,从信息知识服务能力和服务机制上不断创新和完善,把博物馆传统的图书工作和传统情报工作,按照精简、互补、兼容的精神,加快信息更新突显情报价值,在体制上使两者融为一体,进行有效的一体化知识组织,真正构成以一体化知识库形式出现的博物馆动态“知识群岛”。并通过高效的信息导航和检索,提供整体性、智能化与个性化的信息服务,实现一体化信息在博物馆范围内的最大共享,以充足的情报信息保障和良好的一体化文献信息资产保护机制,支持博物馆事业的发展。

    通知公告更多>>
    收藏保护更多>>

    银背瑞兽镜,唐代,1979年西安市灞桥区出土。直径8.6...[详情]

    开放时间:09:00-16:00(16:0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 地址:崇左市江州区石景林西路6号
    参观预约:0771- 6461008、5966368    邮编:532200
    崇左市壮族博物馆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